首页好文博纳影业上市:于冬 、 金巧巧夫妇身家超27亿 , 股东黄晓明 、 章子怡等浮亏过半

博纳影业上市:于冬 、 金巧巧夫妇身家超27亿 , 股东黄晓明 、 章子怡等浮亏过半

读者投稿 08-19 09:57 168次浏览 0条评论

8月18日,博纳影业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发行价5.03元/股,IPO前总市值为69亿元;上市首日,博纳影业总市值飙升至99.52亿元。

博纳影业此次向公众公开发行的股份数不超2.75亿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为20.00%;募集资金总额13.83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募集资金将全部投资于“博纳电影项目”和“博纳电影院项目”。

上市当天,除于冬、[文]金巧巧携子女登台敲[章]钟外,到场助阵的明[来]星还包括章子怡、李[自]冰冰、徐克、陈宝国[刀]等人。

上市前两天,网络上[笔]出现传言,某知名女[吏]星与富豪企业家有染[小],于冬、江疏影成为[白]传闻影射对象。事件[文]发酵后,于冬老婆、[章]女星金巧巧曾火速发[来]文辟谣;而江疏影也[自]在沉默几天后回应称[刀],“可以被议论,但[笔]不能被诬陷。”

上市首日,于冬身家超27亿元;而博纳影业背后的一众明星股东却浮亏近半。

上市首日,

黄晓明、章子怡分别浮亏2512万、1507万

据悉,纳影业成立于[吏]2003年,作为国[小]内首家从事电影发行[白]业务的民营企业,其[文]业务涵盖电影投资、[章]发行、院线管理、影[来]院等业务。

本次发行前,实控人于冬直接持有博纳影业约2.82亿股股份,占公司股份的25.66%;且通过其控制的西藏祥川、影视基地分别间接控制公司2.34%、0.09%的股份,合计控制博纳影业28.09%的股份。

企查查显示,西藏祥[自]川与影视基地均系于[刀]冬控制的主体。

其中,西藏祥川投资[笔]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吏]合伙)(简称“西藏[小]祥川”),经营范围[白]为创业投资;于冬作[文]为实控人、以及唯一[章]有限合伙人,持有西[来]藏祥川99.93%[自]股权。

北京博纳影视基地投[刀]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笔]称“影视基地”),[吏]成立于2014年,[小]经营范围包含投资管[白]理、影视策划等;于[文]冬为影视基地唯一股[章]东,持有影视基地1[来]00%股权。

除于冬及其控制的西藏祥川、影视基地外,博纳影业目前其他股份均分散地由其他38名股东持有。

其中信石元影、金石[自]智娱、中信证投、青[刀]岛金石为同一控制下[笔]的关联方,发行前合[吏]计持有13.28%[小]的股份;西藏和合与[白]天津桥斌为同一控制[文]下的关联方,合计持[章]有公司本次发行前9[来].57%的股份。

此外,浙江东阳阿里巴巴影业有限公司持股7.72%,万达电影股份有限公司持股为1.88%,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持股为0.94%。

作为影视公司,博纳影业上市的背后,同样出现一众明星身影。

招股书显示,博纳影业坐拥张涵予、黄晓明、章子怡、韩寒等明星股东。

明星股东中,张涵予[自]、黄晓明持股最多,[刀]各认购343.63[笔]万股,持股0.31[吏]%。

此外,章子怡认购2[小]06.18万股,持[白]股0.19%;陈宝[文]国认购 137.45万股,[章]持股0.13%;黄[来]建新、韩寒各认购6[自]8.73万股,持股[刀]0.06%;毛俊杰[笔]持股0.03%。

截至发稿,博纳影业股价报7.24元/股,涨幅43.94%,成交额约3502.19万元,总市值达99.52亿元。

若按照28.09%[吏]的持股比例来算,上[小]市当天,于冬身家飙[白]升至27.96亿元[文]

则上市当天,张涵予[章]、黄晓明持股市值分[来]别3085万元;章[自]子怡、陈宝国分别为[刀]1890万元和12[笔]94万元;黄建新、[吏]韩寒持股市值各自为[小]587万元,毛俊杰[白]为298万元。

但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3月博纳影业增发股份时,增资系按照上轮增资结束150亿元的估值基础进行,增资的价格均为14.55元/股,对应2017年市盈率约为80.83倍。

也就是说,张涵予、黄晓明等明星股东是以14.55元/股的均价认购了博纳影业的股份。

以股东黄晓明为例,黄晓明在2017年以14.55元/股的均价认购博纳影业343.63万股,即以5000万元的价格持有博纳影业0.31%股权;

博纳影业股价发行后升至29元,则黄晓明表面盈利100%;

博纳影业上市首日股价为7.24元/股,不足当年增资均价的一半。若黄晓明当日套现2488万元,相较2017年认购时,亏损2512万元;章子怡则亏损1507万元。

早在2010年,博[文]纳影视就登陆美国纳[章]斯达克。

但因在美上市后股价长期低迷,博纳影业于2016年私有化退市,此后开始寻求A股上市。

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博纳影业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1.16亿元、16.10亿元和31.24亿元;同期,其归母净利润3.15亿元、1.91亿元、3.63亿元。

博纳影业预计,2022年1-9月,其营业收入将实现21.54亿元至22.79亿元,同比上升56.41%至65.51%;净利润约1.47亿元至2.37亿元,同比上升100.06%至223.00%。

博纳影业称,2022年上半年,公司经营业绩增幅较大,主要系主投影片《长津湖之水门桥》于2022年春节档上映,并取得超过40亿元票房。

影院业务作为博纳影业主营业务,其收入主要包括电影放映收入、影院卖品收入、广告及其他收入。

2019年至2021年,博纳影业的影院业务收入分别为11.57亿元、4.05亿元、8.58亿元;其中,影院票房收入分别为9.57亿元、3.15亿元及7.51亿元。

博纳影业称,影院业务收入在2020年断崖式下滑,主要受新冠疫情影响。

“公司境内自营影院[来]自2020年1月2[自]4日起停业直至7月[刀]20日恢复营业,因[笔]此2020年公司影[吏]院业务收入下滑较多[小]。2021年,公司[白]影院业务收入实现恢[文]复性增长。”

截至2021年12月末,博纳影业拥有影院101家,银幕841块,覆盖北京、上海、杭州、宁波、重庆等城市。



作者:搜狐财经
链接:https://xueqiu.com/8647410512/228437782
来源:雪球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风险提示:本文所提到的观点仅代表个人的意见,所涉及标的不作推荐,据此买卖,风险自负。

8月18日,博纳影业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发行价5.03元/股,IPO前总市值为69亿元;上市首日,博纳影业总市值飙升至99.52亿元。

博纳影业此次向公众[章]公开发行的股份数不[来]超2.75亿股,占[自]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刀]为20.00%;募[笔]集资金总额13.8[吏]3亿元,扣除发行费[小]用后,募集资金将全[白]部投资于“博纳电影[文]项目”和“博纳电影[章]院项目”。

上市当天,除于冬、[来]金巧巧携子女登台敲[自]钟外,到场助阵的明[刀]星还包括章子怡、李[笔]冰冰、徐克、陈宝国[吏]等人。

上市前两天,网络上[小]出现传言,某知名女[白]星与富豪企业家有染[文],于冬、江疏影成为[章]传闻影射对象。事件[来]发酵后,于冬老婆、[自]女星金巧巧曾火速发[刀]文辟谣;而江疏影也[笔]在沉默几天后回应称[吏],“可以被议论,但[小]不能被诬陷。”

上市首日,于冬身家[白]超27亿元;而博纳[文]影业背后的一众明星[章]股东却浮亏近半。

上市首日,黄晓明、章子怡分别浮亏2512万、1507万

据悉,纳影业成立于[来]2003年,作为国[自]内首家从事电影发行[刀]业务的民营企业,其[笔]业务涵盖电影投资、[吏]发行、院线管理、影[小]院等业务。

本次发行前,实控人[白]于冬直接持有博纳影[文]业约2.82亿股股[章]份,占公司股份的2[来]5.66%;且通过[自]其控制的西藏祥川、[刀]影视基地分别间接控[笔]制公司2.34%、[吏]0.09%的股份,[小]合计控制博纳影业2[白]8.09%的股份。[文]

企查查显示,西藏祥[章]川与影视基地均系于[来]冬控制的主体。

其中,西藏祥川投资[自]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刀]合伙)(简称“西藏[笔]祥川”),经营范围[吏]为创业投资;于冬作[小]为实控人、以及唯一[白]有限合伙人,持有西[文]藏祥川99.93%[章]股权。

北京博纳影视基地投[来]资管理有限公司(简[自]称“影视基地”),[刀]成立于2014年,[笔]经营范围包含投资管[吏]理、影视策划等;于[小]冬为影视基地唯一股[白]东,持有影视基地1[文]00%股权。

除于冬及其控制的西[章]藏祥川、影视基地外[来],博纳影业目前其他[自]股份均分散地由其他[刀]38名股东持有。

其中信石元影、金石[笔]智娱、中信证投、青[吏]岛金石为同一控制下[小]的关联方,发行前合[白]计持有13.28%[文]的股份;西藏和合与[章]天津桥斌为同一控制[来]下的关联方,合计持[自]有公司本次发行前9[刀].57%的股份。

此外,浙江东阳阿里[笔]巴巴影业有限公司持[吏]股7.72%,万达[小]电影股份有限公司持[白]股为1.88%,新[文]华联控股有限公司持[章]股为0.94%。

作为影视公司,博纳[来]影业上市的背后,同[自]样出现一众明星身影[刀]

招股书显示,博纳影[笔]业坐拥张涵予、黄晓[吏]明、章子怡、韩寒等[小]明星股东。

明星股东中,张涵予[白]、黄晓明持股最多,[文]各认购343.63[章]万股,持股0.31[来]%。

此外,章子怡认购2[自]06.18万股,持[刀]股0.19%;陈宝[笔]国认购 137.45万股,[吏]持股0.13%;黄[小]建新、韩寒各认购6[白]8.73万股,持股[文]0.06%;毛俊杰[章]持股0.03%。

截至发稿,博纳影业[来]股价报7.24元/[自]股,涨幅43.94[刀]%,成交额约350[笔]2.19万元,总市[吏]值达99.52亿元[小]

若按照28.09%[白]的持股比例来算,上[文]市当天,于冬身家飙[章]升至27.96亿元[来]

则上市当天,张涵予[自]、黄晓明持股市值分[刀]别3085万元;章[笔]子怡、陈宝国分别为[吏]1890万元和12[小]94万元;黄建新、[白]韩寒持股市值各自为[文]587万元,毛俊杰[章]为298万元。

但据招股书显示,2[来]017年3月博纳影[自]业增发股份时,增资[刀]系按照上轮增资结束[笔]150亿元的估值基[吏]础进行,增资的价格[小]均为14.55元/[白]股,对应2017年[文]市盈率约为80.8[章]3倍。

也就是说,张涵予、[来]黄晓明等明星股东是[自]以14.55元/股[刀]的均价认购了博纳影[笔]业的股份。

以股东黄晓明为例,[吏]黄晓明在2017年[小]以14.55元/股[白]的均价认购博纳影业[文]343.63万股,[章]即以5000万元的[来]价格持有博纳影业0[自].31%股权;

若博纳影业股价发行[刀]后升至29元,则黄[笔]晓明表面盈利100[吏]%;

但博纳影业上市首日[小]股价为7.24元/[白]股,不足当年增资均[文]价的一半。若黄晓明[章]当日套现2488万[来]元,相较2017年[自]认购时,亏损251[刀]2万元;章子怡则亏[笔]损1507万元。


早在2010年,博[吏]纳影视就登陆美国纳[小]斯达克。

但因在美上市后股价[白]长期低迷,博纳影业[文]于2016年私有化[章]退市,此后开始寻求[来]A股上市。

招股书显示,201[自]9年至2021年,[刀]博纳影业分别实现营[笔]业收入31.16亿[吏]元、16.10亿元[小]和31.24亿元;[白]同期,其归母净利润[文]3.15亿元、1.[章]91亿元、3.63[来]亿元。

博纳影业预计,20[自]22年1-9月,其[刀]营业收入将实现21[笔].54亿元至22.[吏]79亿元,同比上升[小]56.41%至65[白].51%;净利润约[文]1.47亿元至2.[章]37亿元,同比上升[来]100.06%至2[自]23.00%。

博纳影业称,202[刀]2年上半年,公司经[笔]营业绩增幅较大,主[吏]要系主投影片《长津[小]湖之水门桥》于20[白]22年春节档上映,[文]并取得超过40亿元[章]票房。

影院业务作为博纳影[来]业主营业务,其收入[自]主要包括电影放映收[刀]入、影院卖品收入、[笔]广告及其他收入。

2019年至202[吏]1年,博纳影业的影[小]院业务收入分别为1[白]1.57亿元、4.[文]05亿元、8.58[章]亿元;其中,影院票[来]房收入分别为9.5[自]7亿元、3.15亿[刀]元及7.51亿元。[笔]

博纳影业称,影院业[吏]务收入在2020年[小]断崖式下滑,主要受[白]新冠疫情影响。

“公司境内自营影院自2020年1月24日起停业直至7月20日恢复营业,因此2020年公司影院业务收入下滑较多。2021年,公司影院业务收入实现恢复性增长。”

截至2021年12月末,博纳影业拥有影院101家,银幕841块,覆盖北京、上海、杭州、宁波、重庆等城市

8月18日,博纳影业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发行价5.03元/股,IPO前总市值为69亿元;上市首日,博纳影业总市值飙升至99.52亿元。

博纳影业此次向公众公开发行的股份数不超2.75亿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为20.00%;募集资金总额13.83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募集资金将全部投资于“博纳电影项目”和“博纳电影院项目”。

上市当天,除于冬、[文]金巧巧携子女登台敲[章]钟外,到场助阵的明[来]星还包括章子怡、李[自]冰冰、徐克、陈宝国[刀]等人。

上市前两天,网络上[笔]出现传言,某知名女[吏]星与富豪企业家有染[小],于冬、江疏影成为[白]传闻影射对象。事件[文]发酵后,于冬老婆、[章]女星金巧巧曾火速发[来]文辟谣;而江疏影也[自]在沉默几天后回应称[刀],“可以被议论,但[笔]不能被诬陷。”

上市首日,于冬身家超27亿元;而博纳影业背后的一众明星股东却浮亏近半。

上市首日,

黄晓明、章子怡分别浮亏2512万、1507万

据悉,纳影业成立于[吏]2003年,作为国[小]内首家从事电影发行[白]业务的民营企业,其[文]业务涵盖电影投资、[章]发行、院线管理、影[来]院等业务。

本次发行前,实控人于冬直接持有博纳影业约2.82亿股股份,占公司股份的25.66%;且通过其控制的西藏祥川、影视基地分别间接控制公司2.34%、0.09%的股份,合计控制博纳影业28.09%的股份。

企查查显示,西藏祥[自]川与影视基地均系于[刀]冬控制的主体。

其中,西藏祥川投资[笔]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吏]合伙)(简称“西藏[小]祥川”),经营范围[白]为创业投资;于冬作[文]为实控人、以及唯一[章]有限合伙人,持有西[来]藏祥川99.93%[自]股权。

北京博纳影视基地投[刀]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笔]称“影视基地”),[吏]成立于2014年,[小]经营范围包含投资管[白]理、影视策划等;于[文]冬为影视基地唯一股[章]东,持有影视基地1[来]00%股权。

除于冬及其控制的西藏祥川、影视基地外,博纳影业目前其他股份均分散地由其他38名股东持有。

其中信石元影、金石[自]智娱、中信证投、青[刀]岛金石为同一控制下[笔]的关联方,发行前合[吏]计持有13.28%[小]的股份;西藏和合与[白]天津桥斌为同一控制[文]下的关联方,合计持[章]有公司本次发行前9[来].57%的股份。

此外,浙江东阳阿里巴巴影业有限公司持股7.72%,万达电影股份有限公司持股为1.88%,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持股为0.94%。

作为影视公司,博纳影业上市的背后,同样出现一众明星身影。

招股书显示,博纳影业坐拥张涵予、黄晓明、章子怡、韩寒等明星股东。

明星股东中,张涵予[自]、黄晓明持股最多,[刀]各认购343.63[笔]万股,持股0.31[吏]%。

此外,章子怡认购2[小]06.18万股,持[白]股0.19%;陈宝[文]国认购 137.45万股,[章]持股0.13%;黄[来]建新、韩寒各认购6[自]8.73万股,持股[刀]0.06%;毛俊杰[笔]持股0.03%。

截至发稿,博纳影业股价报7.24元/股,涨幅43.94%,成交额约3502.19万元,总市值达99.52亿元。

若按照28.09%[吏]的持股比例来算,上[小]市当天,于冬身家飙[白]升至27.96亿元[文]

则上市当天,张涵予[章]、黄晓明持股市值分[来]别3085万元;章[自]子怡、陈宝国分别为[刀]1890万元和12[笔]94万元;黄建新、[吏]韩寒持股市值各自为[小]587万元,毛俊杰[白]为298万元。

但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3月博纳影业增发股份时,增资系按照上轮增资结束150亿元的估值基础进行,增资的价格均为14.55元/股,对应2017年市盈率约为80.83倍。

也就是说,张涵予、黄晓明等明星股东是以14.55元/股的均价认购了博纳影业的股份。

以股东黄晓明为例,黄晓明在2017年以14.55元/股的均价认购博纳影业343.63万股,即以5000万元的价格持有博纳影业0.31%股权;

博纳影业股价发行后升至29元,则黄晓明表面盈利100%;

博纳影业上市首日股价为7.24元/股,不足当年增资均价的一半。若黄晓明当日套现2488万元,相较2017年认购时,亏损2512万元;章子怡则亏损1507万元。

早在2010年,博[文]纳影视就登陆美国纳[章]斯达克。

但因在美上市后股价长期低迷,博纳影业于2016年私有化退市,此后开始寻求A股上市。

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博纳影业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1.16亿元、16.10亿元和31.24亿元;同期,其归母净利润3.15亿元、1.91亿元、3.63亿元。

博纳影业预计,2022年1-9月,其营业收入将实现21.54亿元至22.79亿元,同比上升56.41%至65.51%;净利润约1.47亿元至2.37亿元,同比上升100.06%至223.00%。

博纳影业称,2022年上半年,公司经营业绩增幅较大,主要系主投影片《长津湖之水门桥》于2022年春节档上映,并取得超过40亿元票房。

影院业务作为博纳影业主营业务,其收入主要包括电影放映收入、影院卖品收入、广告及其他收入。

2019年至2021年,博纳影业的影院业务收入分别为11.57亿元、4.05亿元、8.58亿元;其中,影院票房收入分别为9.57亿元、3.15亿元及7.51亿元。

博纳影业称,影院业务收入在2020年断崖式下滑,主要受新冠疫情影响。

“公司境内自营影院[来]自2020年1月2[自]4日起停业直至7月[刀]20日恢复营业,因[笔]此2020年公司影[吏]院业务收入下滑较多[小]。2021年,公司[白]影院业务收入实现恢[文]复性增长。”

截至2021年12月末,博纳影业拥有影院101家,银幕841块,覆盖北京、上海、杭州、宁波、重庆等城市。



作者:搜狐财经
链接:https://xueqiu.com/8647410512/228437782
来源:雪球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风险提示:本文所提到的观点仅代表个人的意见,所涉及标的不作推荐,据此买卖,风险自负。

8月18日,博纳影业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发行价5.03元/股,IPO前总市值为69亿元;上市首日,博纳影业总市值飙升至99.52亿元。

博纳影业此次向公众公开发行的股份数不超2.75亿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为20.00%;募集资金总额13.83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募集资金将全部投资于“博纳电影项目”和“博纳电影院项目”。

上市当天,除于冬、[章]金巧巧携子女登台敲[来]钟外,到场助阵的明[自]星还包括章子怡、李[刀]冰冰、徐克、陈宝国[笔]等人。

上市前两天,网络上[吏]出现传言,某知名女[小]星与富豪企业家有染[白],于冬、江疏影成为[文]传闻影射对象。事件[章]发酵后,于冬老婆、[来]女星金巧巧曾火速发[自]文辟谣;而江疏影也[刀]在沉默几天后回应称[笔],“可以被议论,但[吏]不能被诬陷。”

上市首日,于冬身家超27亿元;而博纳影业背后的一众明星股东却浮亏近半。

上市首日,

黄晓明、章子怡分别浮亏2512万、1507万

据悉,纳影业成立于[小]2003年,作为国[白]内首家从事电影发行[文]业务的民营企业,其[章]业务涵盖电影投资、[来]发行、院线管理、影[自]院等业务。

本次发行前,实控人于冬直接持有博纳影业约2.82亿股股份,占公司股份的25.66%;且通过其控制的西藏祥川、影视基地分别间接控制公司2.34%、0.09%的股份,合计控制博纳影业28.09%的股份。

企查查显示,西藏祥[刀]川与影视基地均系于[笔]冬控制的主体。

其中,西藏祥川投资[吏]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小]合伙)(简称“西藏[白]祥川”),经营范围[文]为创业投资;于冬作[章]为实控人、以及唯一[来]有限合伙人,持有西[自]藏祥川99.93%[刀]股权。

北京博纳影视基地投[笔]资管理有限公司(简[吏]称“影视基地”),[小]成立于2014年,[白]经营范围包含投资管[文]理、影视策划等;于[章]冬为影视基地唯一股[来]东,持有影视基地1[自]00%股权。

除于冬及其控制的西藏祥川、影视基地外,博纳影业目前其他股份均分散地由其他38名股东持有。

其中信石元影、金石[刀]智娱、中信证投、青[笔]岛金石为同一控制下[吏]的关联方,发行前合[小]计持有13.28%[白]的股份;西藏和合与[文]天津桥斌为同一控制[章]下的关联方,合计持[来]有公司本次发行前9[自].57%的股份。

此外,浙江东阳阿里巴巴影业有限公司持股7.72%,万达电影股份有限公司持股为1.88%,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持股为0.94%。

作为影视公司,博纳影业上市的背后,同样出现一众明星身影。

招股书显示,博纳影业坐拥张涵予、黄晓明、章子怡、韩寒等明星股东。

明星股东中,张涵予[刀]、黄晓明持股最多,[笔]各认购343.63[吏]万股,持股0.31[小]%。

此外,章子怡认购2[白]06.18万股,持[文]股0.19%;陈宝[章]国认购 137.45万股,[来]持股0.13%;黄[自]建新、韩寒各认购6[刀]8.73万股,持股[笔]0.06%;毛俊杰[吏]持股0.03%。

截至发稿,博纳影业股价报7.24元/股,涨幅43.94%,成交额约3502.19万元,总市值达99.52亿元。

若按照28.09%[小]的持股比例来算,上[白]市当天,于冬身家飙[文]升至27.96亿元[章]

则上市当天,张涵予[来]、黄晓明持股市值分[自]别3085万元;章[刀]子怡、陈宝国分别为[笔]1890万元和12[吏]94万元;黄建新、[小]韩寒持股市值各自为[白]587万元,毛俊杰[文]为298万元。

但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3月博纳影业增发股份时,增资系按照上轮增资结束150亿元的估值基础进行,增资的价格均为14.55元/股,对应2017年市盈率约为80.83倍。

也就是说,张涵予、黄晓明等明星股东是以14.55元/股的均价认购了博纳影业的股份。

以股东黄晓明为例,黄晓明在2017年以14.55元/股的均价认购博纳影业343.63万股,即以5000万元的价格持有博纳影业0.31%股权;

博纳影业股价发行后升至29元,则黄晓明表面盈利100%;

博纳影业上市首日股价为7.24元/股,不足当年增资均价的一半。若黄晓明当日套现2488万元,相较2017年认购时,亏损2512万元;章子怡则亏损1507万元。

早在2010年,博[章]纳影视就登陆美国纳[来]斯达克。

但因在美上市后股价长期低迷,博纳影业于2016年私有化退市,此后开始寻求A股上市。

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博纳影业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1.16亿元、16.10亿元和31.24亿元;同期,其归母净利润3.15亿元、1.91亿元、3.63亿元。

博纳影业预计,2022年1-9月,其营业收入将实现21.54亿元至22.79亿元,同比上升56.41%至65.51%;净利润约1.47亿元至2.37亿元,同比上升100.06%至223.00%。

博纳影业称,2022年上半年,公司经营业绩增幅较大,主要系主投影片《长津湖之水门桥》于2022年春节档上映,并取得超过40亿元票房。

影院业务作为博纳影业主营业务,其收入主要包括电影放映收入、影院卖品收入、广告及其他收入。

2019年至2021年,博纳影业的影院业务收入分别为11.57亿元、4.05亿元、8.58亿元;其中,影院票房收入分别为9.57亿元、3.15亿元及7.51亿元。

博纳影业称,影院业务收入在2020年断崖式下滑,主要受新冠疫情影响。

“公司境内自营影院[自]自2020年1月2[刀]4日起停业直至7月[笔]20日恢复营业,因[吏]此2020年公司影[小]院业务收入下滑较多[白]。2021年,公司[文]影院业务收入实现恢[章]复性增长。”

截至2021年12月末,博纳影业拥有影院101家,银幕841块,覆盖北京、上海、杭州、宁波、重庆等城市。



作者:搜狐财经
链接:https://xueqiu.com/8647410512/228437782
来源:雪球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风险提示:本文所提到的观点仅代表个人的意见,所涉及标的不作推荐,据此买卖,风险自负。

8月18日,博纳影业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发行价5.03元/股,IPO前总市值为69亿元;上市首日,博纳影业总市值飙升至99.52亿元。

博纳影业此次向公众公开发行的股份数不超2.75亿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为20.00%;募集资金总额13.83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募集资金将全部投资于“博纳电影项目”和“博纳电影院项目”。

上市当天,除于冬、[来]金巧巧携子女登台敲[自]钟外,到场助阵的明[刀]星还包括章子怡、李[笔]冰冰、徐克、陈宝国[吏]等人。

上市前两天,网络上[小]出现传言,某知名女[白]星与富豪企业家有染[文],于冬、江疏影成为[章]传闻影射对象。事件[来]发酵后,于冬老婆、[自]女星金巧巧曾火速发[刀]文辟谣;而江疏影也[笔]在沉默几天后回应称[吏],“可以被议论,但[小]不能被诬陷。”

上市首日,于冬身家超27亿元;而博纳影业背后的一众明星股东却浮亏近半。

上市首日,

黄晓明、章子怡分别浮亏2512万、1507万

据悉,纳影业成立于[白]2003年,作为国[文]内首家从事电影发行[章]业务的民营企业,其[来]业务涵盖电影投资、[自]发行、院线管理、影[刀]院等业务。

本次发行前,实控人于冬直接持有博纳影业约2.82亿股股份,占公司股份的25.66%;且通过其控制的西藏祥川、影视基地分别间接控制公司2.34%、0.09%的股份,合计控制博纳影业28.09%的股份。

企查查显示,西藏祥[笔]川与影视基地均系于[吏]冬控制的主体。

其中,西藏祥川投资[小]管理合伙企业(有限[白]合伙)(简称“西藏[文]祥川”),经营范围[章]为创业投资;于冬作[来]为实控人、以及唯一[自]有限合伙人,持有西[刀]藏祥川99.93%[笔]股权。

北京博纳影视基地投[吏]资管理有限公司(简[小]称“影视基地”),[白]成立于2014年,[文]经营范围包含投资管[章]理、影视策划等;于[来]冬为影视基地唯一股[自]东,持有影视基地1[刀]00%股权。

除于冬及其控制的西藏祥川、影视基地外,博纳影业目前其他股份均分散地由其他38名股东持有。

其中信石元影、金石[笔]智娱、中信证投、青[吏]岛金石为同一控制下[小]的关联方,发行前合[白]计持有13.28%[文]的股份;西藏和合与[章]天津桥斌为同一控制[来]下的关联方,合计持[自]有公司本次发行前9[刀].57%的股份。

此外,浙江东阳阿里巴巴影业有限公司持股7.72%,万达电影股份有限公司持股为1.88%,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持股为0.94%。

作为影视公司,博纳影业上市的背后,同样出现一众明星身影。

招股书显示,博纳影业坐拥张涵予、黄晓明、章子怡、韩寒等明星股东。

明星股东中,张涵予[笔]、黄晓明持股最多,[吏]各认购343.63[小]万股,持股0.31[白]%。

此外,章子怡认购2[文]06.18万股,持[章]股0.19%;陈宝[来]国认购 137.45万股,[自]持股0.13%;黄[刀]建新、韩寒各认购6[笔]8.73万股,持股[吏]0.06%;毛俊杰[小]持股0.03%。

截至发稿,博纳影业股价报7.24元/股,涨幅43.94%,成交额约3502.19万元,总市值达99.52亿元。

若按照28.09%[白]的持股比例来算,上[文]市当天,于冬身家飙[章]升至27.96亿元[来]

则上市当天,张涵予[自]、黄晓明持股市值分[刀]别3085万元;章[笔]子怡、陈宝国分别为[吏]1890万元和12[小]94万元;黄建新、[白]韩寒持股市值各自为[文]587万元,毛俊杰[章]为298万元。

但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3月博纳影业增发股份时,增资系按照上轮增资结束150亿元的估值基础进行,增资的价格均为14.55元/股,对应2017年市盈率约为80.83倍。

也就是说,张涵予、黄晓明等明星股东是以14.55元/股的均价认购了博纳影业的股份。

以股东黄晓明为例,黄晓明在2017年以14.55元/股的均价认购博纳影业343.63万股,即以5000万元的价格持有博纳影业0.31%股权;

博纳影业股价发行后升至29元,则黄晓明表面盈利100%;

博纳影业上市首日股价为7.24元/股,不足当年增资均价的一半。若黄晓明当日套现2488万元,相较2017年认购时,亏损2512万元;章子怡则亏损1507万元。

早在2010年,博[来]纳影视就登陆美国纳[自]斯达克。

但因在美上市后股价长期低迷,博纳影业于2016年私有化退市,此后开始寻求A股上市。

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博纳影业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1.16亿元、16.10亿元和31.24亿元;同期,其归母净利润3.15亿元、1.91亿元、3.63亿元。

博纳影业预计,2022年1-9月,其营业收入将实现21.54亿元至22.79亿元,同比上升56.41%至65.51%;净利润约1.47亿元至2.37亿元,同比上升100.06%至223.00%。

博纳影业称,2022年上半年,公司经营业绩增幅较大,主要系主投影片《长津湖之水门桥》于2022年春节档上映,并取得超过40亿元票房。

影院业务作为博纳影业主营业务,其收入主要包括电影放映收入、影院卖品收入、广告及其他收入。

2019年至2021年,博纳影业的影院业务收入分别为11.57亿元、4.05亿元、8.58亿元;其中,影院票房收入分别为9.57亿元、3.15亿元及7.51亿元。

博纳影业称,影院业务收入在2020年断崖式下滑,主要受新冠疫情影响。

“公司境内自营影院[刀]自2020年1月2[笔]4日起停业直至7月[吏]20日恢复营业,因[小]此2020年公司影[白]院业务收入下滑较多[文]。2021年,公司[章]影院业务收入实现恢[来]复性增长。”

截至2021年12月末,博纳影业拥有影院101家,银幕841块,覆盖北京、上海、杭州、宁波、重庆等城市。



作者:搜狐财经
链接:https://xueqiu.com/8647410512/228437782
来源:雪球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风险提示:本文所提到的观点仅代表个人的意见,所涉及标的不作推荐,据此买卖,风险自负。

8月18日,博纳影业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发行价5.03元/股,IPO前总市值为69亿元;上市首日,博纳影业总市值飙升至99.52亿元。

博纳影业此次向公众公开发行的股份数不超2.75亿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为20.00%;募集资金总额13.83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募集资金将全部投资于“博纳电影项目”和“博纳电影院项目”。

上市当天,除于冬、[自]金巧巧携子女登台敲[刀]钟外,到场助阵的明[笔]星还包括章子怡、李[吏]冰冰、徐克、陈宝国[小]等人。

上市前两天,网络上[白]出现传言,某知名女[文]星与富豪企业家有染[章],于冬、江疏影成为[来]传闻影射对象。事件[自]发酵后,于冬老婆、[刀]女星金巧巧曾火速发[笔]文辟谣;而江疏影也[吏]在沉默几天后回应称[小],“可以被议论,但[白]不能被诬陷。”

上市首日,于冬身家超27亿元;而博纳影业背后的一众明星股东却浮亏近半。

上市首日,

黄晓明、章子怡分别浮亏2512万、1507万

据悉,纳影业成立于[文]2003年,作为国[章]内首家从事电影发行[来]业务的民营企业,其[自]业务涵盖电影投资、[刀]发行、院线管理、影[笔]院等业务。

本次发行前,实控人于冬直接持有博纳影业约2.82亿股股份,占公司股份的25.66%;且通过其控制的西藏祥川、影视基地分别间接控制公司2.34%、0.09%的股份,合计控制博纳影业28.09%的股份。

企查查显示,西藏祥[吏]川与影视基地均系于[小]冬控制的主体。

其中,西藏祥川投资[白]管理合伙企业(有限[文]合伙)(简称“西藏[章]祥川”),经营范围[来]为创业投资;于冬作[自]为实控人、以及唯一[刀]有限合伙人,持有西[笔]藏祥川99.93%[吏]股权。

北京博纳影视基地投[小]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白]称“影视基地”),[文]成立于2014年,[章]经营范围包含投资管[来]理、影视策划等;于[自]冬为影视基地唯一股[刀]东,持有影视基地1[笔]00%股权。

除于冬及其控制的西藏祥川、影视基地外,博纳影业目前其他股份均分散地由其他38名股东持有。

其中信石元影、金石[吏]智娱、中信证投、青[小]岛金石为同一控制下[白]的关联方,发行前合[文]计持有13.28%[章]的股份;西藏和合与[来]天津桥斌为同一控制[自]下的关联方,合计持[刀]有公司本次发行前9[笔].57%的股份。

此外,浙江东阳阿里巴巴影业有限公司持股7.72%,万达电影股份有限公司持股为1.88%,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持股为0.94%。

作为影视公司,博纳影业上市的背后,同样出现一众明星身影。

招股书显示,博纳影业坐拥张涵予、黄晓明、章子怡、韩寒等明星股东。

明星股东中,张涵予[吏]、黄晓明持股最多,[小]各认购343.63[白]万股,持股0.31[文]%。

此外,章子怡认购2[章]06.18万股,持[来]股0.19%;陈宝[自]国认购 137.45万股,[刀]持股0.13%;黄[笔]建新、韩寒各认购6[吏]8.73万股,持股[小]0.06%;毛俊杰[白]持股0.03%。

截至发稿,博纳影业股价报7.24元/股,涨幅43.94%,成交额约3502.19万元,总市值达99.52亿元。

若按照28.09%[文]的持股比例来算,上[章]市当天,于冬身家飙[来]升至27.96亿元[自]

则上市当天,张涵予[刀]、黄晓明持股市值分[笔]别3085万元;章[吏]子怡、陈宝国分别为[小]1890万元和12[白]94万元;黄建新、[文]韩寒持股市值各自为[章]587万元,毛俊杰[来]为298万元。

但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3月博纳影业增发股份时,增资系按照上轮增资结束150亿元的估值基础进行,增资的价格均为14.55元/股,对应2017年市盈率约为80.83倍。

也就是说,张涵予、黄晓明等明星股东是以14.55元/股的均价认购了博纳影业的股份。

以股东黄晓明为例,黄晓明在2017年以14.55元/股的均价认购博纳影业343.63万股,即以5000万元的价格持有博纳影业0.31%股权;

博纳影业股价发行后升至29元,则黄晓明表面盈利100%;

博纳影业上市首日股价为7.24元/股,不足当年增资均价的一半。若黄晓明当日套现2488万元,相较2017年认购时,亏损2512万元;章子怡则亏损1507万元。

早在2010年,博[自]纳影视就登陆美国纳[刀]斯达克。

但因在美上市后股价长期低迷,博纳影业于2016年私有化退市,此后开始寻求A股上市。

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博纳影业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1.16亿元、16.10亿元和31.24亿元;同期,其归母净利润3.15亿元、1.91亿元、3.63亿元。

博纳影业预计,2022年1-9月,其营业收入将实现21.54亿元至22.79亿元,同比上升56.41%至65.51%;净利润约1.47亿元至2.37亿元,同比上升100.06%至223.00%。

博纳影业称,2022年上半年,公司经营业绩增幅较大,主要系主投影片《长津湖之水门桥》于2022年春节档上映,并取得超过40亿元票房。

影院业务作为博纳影业主营业务,其收入主要包括电影放映收入、影院卖品收入、广告及其他收入。

2019年至2021年,博纳影业的影院业务收入分别为11.57亿元、4.05亿元、8.58亿元;其中,影院票房收入分别为9.57亿元、3.15亿元及7.51亿元。

博纳影业称,影院业务收入在2020年断崖式下滑,主要受新冠疫情影响。

“公司境内自营影院[笔]自2020年1月2[吏]4日起停业直至7月[小]20日恢复营业,因[白]此2020年公司影[文]院业务收入下滑较多[章]。2021年,公司[来]影院业务收入实现恢[自]复性增长。”

截至2021年12月末,博纳影业拥有影院101家,银幕841块,覆盖北京、上海、杭州、宁波、重庆等城市。



作者:搜狐财经
链接:https://xueqiu.com/8647410512/228437782
来源:雪球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风险提示:本文所提到的观点仅代表个人的意见,所涉及标的不作推荐,据此买卖,风险自负。

8月18日,博纳影业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发行价5.03元/股,IPO前总市值为69亿元;上市首日,博纳影业总市值飙升至99.52亿元。

博纳影业此次向公众公开发行的股份数不超2.75亿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为20.00%;募集资金总额13.83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募集资金将全部投资于“博纳电影项目”和“博纳电影院项目”。

上市当天,除于冬、[刀]金巧巧携子女登台敲[笔]钟外,到场助阵的明[吏]星还包括章子怡、李[小]冰冰、徐克、陈宝国[白]等人。

上市前两天,网络上[文]出现传言,某知名女[章]星与富豪企业家有染[来],于冬、江疏影成为[自]传闻影射对象。事件[刀]发酵后,于冬老婆、[笔]女星金巧巧曾火速发[吏]文辟谣;而江疏影也[小]在沉默几天后回应称[白],“可以被议论,但[文]不能被诬陷。”

上市首日,于冬身家超27亿元;而博纳影业背后的一众明星股东却浮亏近半。

上市首日,

黄晓明、章子怡分别浮亏2512万、1507万

据悉,纳影业成立于[章]2003年,作为国[来]内首家从事电影发行[自]业务的民营企业,其[刀]业务涵盖电影投资、[笔]发行、院线管理、影[吏]院等业务。

本次发行前,实控人于冬直接持有博纳影业约2.82亿股股份,占公司股份的25.66%;且通过其控制的西藏祥川、影视基地分别间接控制公司2.34%、0.09%的股份,合计控制博纳影业28.09%的股份。

企查查显示,西藏祥[小]川与影视基地均系于[白]冬控制的主体。

其中,西藏祥川投资[文]管理合伙企业(有限[章]合伙)(简称“西藏[来]祥川”),经营范围[自]为创业投资;于冬作[刀]为实控人、以及唯一[笔]有限合伙人,持有西[吏]藏祥川99.93%[小]股权。

北京博纳影视基地投[白]资管理有限公司(简[文]称“影视基地”),[章]成立于2014年,[来]经营范围包含投资管[自]理、影视策划等;于[刀]冬为影视基地唯一股[笔]东,持有影视基地1[吏]00%股权。

除于冬及其控制的西藏祥川、影视基地外,博纳影业目前其他股份均分散地由其他38名股东持有。

其中信石元影、金石[小]智娱、中信证投、青[白]岛金石为同一控制下[文]的关联方,发行前合[章]计持有13.28%[来]的股份;西藏和合与[自]天津桥斌为同一控制[刀]下的关联方,合计持[笔]有公司本次发行前9[吏].57%的股份。

此外,浙江东阳阿里巴巴影业有限公司持股7.72%,万达电影股份有限公司持股为1.88%,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持股为0.94%。

作为影视公司,博纳影业上市的背后,同样出现一众明星身影。

招股书显示,博纳影业坐拥张涵予、黄晓明、章子怡、韩寒等明星股东。

明星股东中,张涵予[小]、黄晓明持股最多,[白]各认购343.63[文]万股,持股0.31[章]%。

此外,章子怡认购2[来]06.18万股,持[自]股0.19%;陈宝[刀]国认购 137.45万股,[笔]持股0.13%;黄[吏]建新、韩寒各认购6[小]8.73万股,持股[白]0.06%;毛俊杰[文]持股0.03%。

截至发稿,博纳影业股价报7.24元/股,涨幅43.94%,成交额约3502.19万元,总市值达99.52亿元。

若按照28.09%[章]的持股比例来算,上[来]市当天,于冬身家飙[自]升至27.96亿元[刀]

则上市当天,张涵予[笔]、黄晓明持股市值分[吏]别3085万元;章[小]子怡、陈宝国分别为[白]1890万元和12[文]94万元;黄建新、[章]韩寒持股市值各自为[来]587万元,毛俊杰[自]为298万元。

但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3月博纳影业增发股份时,增资系按照上轮增资结束150亿元的估值基础进行,增资的价格均为14.55元/股,对应2017年市盈率约为80.83倍。

也就是说,张涵予、黄晓明等明星股东是以14.55元/股的均价认购了博纳影业的股份。

以股东黄晓明为例,黄晓明在2017年以14.55元/股的均价认购博纳影业343.63万股,即以5000万元的价格持有博纳影业0.31%股权;

博纳影业股价发行后升至29元,则黄晓明表面盈利100%;

博纳影业上市首日股价为7.24元/股,不足当年增资均价的一半。若黄晓明当日套现2488万元,相较2017年认购时,亏损2512万元;章子怡则亏损1507万元。

早在2010年,博[刀]纳影视就登陆美国纳[笔]斯达克。

但因在美上市后股价长期低迷,博纳影业于2016年私有化退市,此后开始寻求A股上市。

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博纳影业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1.16亿元、16.10亿元和31.24亿元;同期,其归母净利润3.15亿元、1.91亿元、3.63亿元。

博纳影业预计,2022年1-9月,其营业收入将实现21.54亿元至22.79亿元,同比上升56.41%至65.51%;净利润约1.47亿元至2.37亿元,同比上升100.06%至223.00%。

博纳影业称,2022年上半年,公司经营业绩增幅较大,主要系主投影片《长津湖之水门桥》于2022年春节档上映,并取得超过40亿元票房。

影院业务作为博纳影业主营业务,其收入主要包括电影放映收入、影院卖品收入、广告及其他收入。

2019年至2021年,博纳影业的影院业务收入分别为11.57亿元、4.05亿元、8.58亿元;其中,影院票房收入分别为9.57亿元、3.15亿元及7.51亿元。

博纳影业称,影院业务收入在2020年断崖式下滑,主要受新冠疫情影响。

“公司境内自营影院[吏]自2020年1月2[小]4日起停业直至7月[白]20日恢复营业,因[文]此2020年公司影[章]院业务收入下滑较多[来]。2021年,公司[自]影院业务收入实现恢[刀]复性增长。”

截至2021年12月末,博纳影业拥有影院101家,银幕841块,覆盖北京、上海、杭州、宁波、重庆等城市。



作者:搜狐财经
链接:https://xueqiu.com/8647410512/228437782
来源:雪球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风险提示:本文所提到的观点仅代表个人的意见,所涉及标的不作推荐,据此买卖,风险自负。

8月18日,博纳影业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发行价5.03元/股,IPO前总市值为69亿元;上市首日,博纳影业总市值飙升至99.52亿元。

博纳影业此次向公众公开发行的股份数不超2.75亿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为20.00%;募集资金总额13.83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募集资金将全部投资于“博纳电影项目”和“博纳电影院项目”。

上市当天,除于冬、[笔]金巧巧携子女登台敲[吏]钟外,到场助阵的明[小]星还包括章子怡、李[白]冰冰、徐克、陈宝国[文]等人。

上市前两天,网络上[章]出现传言,某知名女[来]星与富豪企业家有染[自],于冬、江疏影成为[刀]传闻影射对象。事件[笔]发酵后,于冬老婆、[吏]女星金巧巧曾火速发[小]文辟谣;而江疏影也[白]在沉默几天后回应称[文],“可以被议论,但[章]不能被诬陷。”

上市首日,于冬身家超27亿元;而博纳影业背后的一众明星股东却浮亏近半。

上市首日,

黄晓明、章子怡分别浮亏2512万、1507万

据悉,纳影业成立于[来]2003年,作为国[自]内首家从事电影发行[刀]业务的民营企业,其[笔]业务涵盖电影投资、[吏]发行、院线管理、影[小]院等业务。

本次发行前,实控人于冬直接持有博纳影业约2.82亿股股份,占公司股份的25.66%;且通过其控制的西藏祥川、影视基地分别间接控制公司2.34%、0.09%的股份,合计控制博纳影业28.09%的股份。

企查查显示,西藏祥[白]川与影视基地均系于[文]冬控制的主体。

其中,西藏祥川投资[章]管理合伙企业(有限[来]合伙)(简称“西藏[自]祥川”),经营范围[刀]为创业投资;于冬作[笔]为实控人、以及唯一[吏]有限合伙人,持有西[小]藏祥川99.93%[白]股权。

北京博纳影视基地投[文]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章]称“影视基地”),[来]成立于2014年,[自]经营范围包含投资管[刀]理、影视策划等;于[笔]冬为影视基地唯一股[吏]东,持有影视基地1[小]00%股权。

除于冬及其控制的西藏祥川、影视基地外,博纳影业目前其他股份均分散地由其他38名股东持有。

其中信石元影、金石[白]智娱、中信证投、青[文]岛金石为同一控制下[章]的关联方,发行前合[来]计持有13.28%[自]的股份;西藏和合与[刀]天津桥斌为同一控制[笔]下的关联方,合计持[吏]有公司本次发行前9[小].57%的股份。

此外,浙江东阳阿里巴巴影业有限公司持股7.72%,万达电影股份有限公司持股为1.88%,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持股为0.94%。

作为影视公司,博纳影业上市的背后,同样出现一众明星身影。

招股书显示,博纳影业坐拥张涵予、黄晓明、章子怡、韩寒等明星股东。

明星股东中,张涵予[白]、黄晓明持股最多,[文]各认购343.63[章]万股,持股0.31[来]%。

此外,章子怡认购2[自]06.18万股,持[刀]股0.19%;陈宝[笔]国认购 137.45万股,[吏]持股0.13%;黄[小]建新、韩寒各认购6[白]8.73万股,持股[文]0.06%;毛俊杰[章]持股0.03%。

截至发稿,博纳影业股价报7.24元/股,涨幅43.94%,成交额约3502.19万元,总市值达99.52亿元。

若按照28.09%[来]的持股比例来算,上[自]市当天,于冬身家飙[刀]升至27.96亿元[笔]

则上市当天,张涵予[吏]、黄晓明持股市值分[小]别3085万元;章[白]子怡、陈宝国分别为[文]1890万元和12[章]94万元;黄建新、[来]韩寒持股市值各自为[自]587万元,毛俊杰[刀]为298万元。

但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3月博纳影业增发股份时,增资系按照上轮增资结束150亿元的估值基础进行,增资的价格均为14.55元/股,对应2017年市盈率约为80.83倍。

也就是说,张涵予、黄晓明等明星股东是以14.55元/股的均价认购了博纳影业的股份。

以股东黄晓明为例,黄晓明在2017年以14.55元/股的均价认购博纳影业343.63万股,即以5000万元的价格持有博纳影业0.31%股权;

博纳影业股价发行后升至29元,则黄晓明表面盈利100%;

博纳影业上市首日股价为7.24元/股,不足当年增资均价的一半。若黄晓明当日套现2488万元,相较2017年认购时,亏损2512万元;章子怡则亏损1507万元。

早在2010年,博[笔]纳影视就登陆美国纳[吏]斯达克。

但因在美上市后股价长期低迷,博纳影业于2016年私有化退市,此后开始寻求A股上市。

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博纳影业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1.16亿元、16.10亿元和31.24亿元;同期,其归母净利润3.15亿元、1.91亿元、3.63亿元。

博纳影业预计,2022年1-9月,其营业收入将实现21.54亿元至22.79亿元,同比上升56.41%至65.51%;净利润约1.47亿元至2.37亿元,同比上升100.06%至223.00%。

博纳影业称,2022年上半年,公司经营业绩增幅较大,主要系主投影片《长津湖之水门桥》于2022年春节档上映,并取得超过40亿元票房。

影院业务作为博纳影业主营业务,其收入主要包括电影放映收入、影院卖品收入、广告及其他收入。

2019年至2021年,博纳影业的影院业务收入分别为11.57亿元、4.05亿元、8.58亿元;其中,影院票房收入分别为9.57亿元、3.15亿元及7.51亿元。

博纳影业称,影院业务收入在2020年断崖式下滑,主要受新冠疫情影响。

“公司境内自营影院[小]自2020年1月2[白]4日起停业直至7月[文]20日恢复营业,因[章]此2020年公司影[来]院业务收入下滑较多[自]。2021年,公司[刀]影院业务收入实现恢[笔]复性增长。”

截至2021年12月末,博纳影业拥有影院101家,银幕841块,覆盖北京、上海、杭州、宁波、重庆等城市。



作者:搜狐财经
链接:https://xueqiu.com/8647410512/228437782
来源:雪球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风险提示:本文所提到的观点仅代表个人的意见,所涉及标的不作推荐,据此买卖,风险自负。

8月18日,博纳影业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发行价5.03元/股,IPO前总市值为69亿元;上市首日,博纳影业总市值飙升至99.52亿元。

博纳影业此次向公众公开发行的股份数不超2.75亿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为20.00%;募集资金总额13.83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募集资金将全部投资于“博纳电影项目”和“博纳电影院项目”。

上市当天,除于冬、[吏]金巧巧携子女登台敲[小]钟外,到场助阵的明[白]星还包括章子怡、李[文]冰冰、徐克、陈宝国[章]等人。

上市前两天,网络上[来]出现传言,某知名女[自]星与富豪企业家有染[刀],于冬、江疏影成为[笔]传闻影射对象。事件[吏]发酵后,于冬老婆、[小]女星金巧巧曾火速发[白]文辟谣;而江疏影也[文]在沉默几天后回应称[章],“可以被议论,但[来]不能被诬陷。”

上市首日,于冬身家超27亿元;而博纳影业背后的一众明星股东却浮亏近半。

上市首日,

黄晓明、章子怡分别浮亏2512万、1507万

据悉,纳影业成立于[自]2003年,作为国[刀]内首家从事电影发行[笔]业务的民营企业,其[吏]业务涵盖电影投资、[小]发行、院线管理、影[白]院等业务。

本次发行前,实控人于冬直接持有博纳影业约2.82亿股股份,占公司股份的25.66%;且通过其控制的西藏祥川、影视基地分别间接控制公司2.34%、0.09%的股份,合计控制博纳影业28.09%的股份。

企查查显示,西藏祥[文]川与影视基地均系于[章]冬控制的主体。

其中,西藏祥川投资[来]管理合伙企业(有限[自]合伙)(简称“西藏[刀]祥川”),经营范围[笔]为创业投资;于冬作[吏]为实控人、以及唯一[小]有限合伙人,持有西[白]藏祥川99.93%[文]股权。

北京博纳影视基地投[章]资管理有限公司(简[来]称“影视基地”),[自]成立于2014年,[刀]经营范围包含投资管[笔]理、影视策划等;于[吏]冬为影视基地唯一股[小]东,持有影视基地1[白]00%股权。

除于冬及其控制的西藏祥川、影视基地外,博纳影业目前其他股份均分散地由其他38名股东持有。

其中信石元影、金石[文]智娱、中信证投、青[章]岛金石为同一控制下[来]的关联方,发行前合[自]计持有13.28%[刀]的股份;西藏和合与[笔]天津桥斌为同一控制[吏]下的关联方,合计持[小]有公司本次发行前9[白].57%的股份。

此外,浙江东阳阿里巴巴影业有限公司持股7.72%,万达电影股份有限公司持股为1.88%,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持股为0.94%。

作为影视公司,博纳影业上市的背后,同样出现一众明星身影。

招股书显示,博纳影业坐拥张涵予、黄晓明、章子怡、韩寒等明星股东。

明星股东中,张涵予[文]、黄晓明持股最多,[章]各认购343.63[来]万股,持股0.31[自]%。

此外,章子怡认购2[刀]06.18万股,持[笔]股0.19%;陈宝[吏]国认购 137.45万股,[小]持股0.13%;黄[白]建新、韩寒各认购6[文]8.73万股,持股[章]0.06%;毛俊杰[来]持股0.03%。

截至发稿,博纳影业股价报7.24元/股,涨幅43.94%,成交额约3502.19万元,总市值达99.52亿元。

若按照28.09%[自]的持股比例来算,上[刀]市当天,于冬身家飙[笔]升至27.96亿元[吏]

则上市当天,张涵予[小]、黄晓明持股市值分[白]别3085万元;章[文]子怡、陈宝国分别为[章]1890万元和12[来]94万元;黄建新、[自]韩寒持股市值各自为[刀]587万元,毛俊杰[笔]为298万元。

但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3月博纳影业增发股份时,增资系按照上轮增资结束150亿元的估值基础进行,增资的价格均为14.55元/股,对应2017年市盈率约为80.83倍。

也就是说,张涵予、黄晓明等明星股东是以14.55元/股的均价认购了博纳影业的股份。

以股东黄晓明为例,黄晓明在2017年以14.55元/股的均价认购博纳影业343.63万股,即以5000万元的价格持有博纳影业0.31%股权;

博纳影业股价发行后升至29元,则黄晓明表面盈利100%;

博纳影业上市首日股价为7.24元/股,不足当年增资均价的一半。若黄晓明当日套现2488万元,相较2017年认购时,亏损2512万元;章子怡则亏损1507万元。

早在2010年,博[吏]纳影视就登陆美国纳[小]斯达克。

但因在美上市后股价长期低迷,博纳影业于2016年私有化退市,此后开始寻求A股上市。

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博纳影业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1.16亿元、16.10亿元和31.24亿元;同期,其归母净利润3.15亿元、1.91亿元、3.63亿元。

博纳影业预计,2022年1-9月,其营业收入将实现21.54亿元至22.79亿元,同比上升56.41%至65.51%;净利润约1.47亿元至2.37亿元,同比上升100.06%至223.00%。

博纳影业称,2022年上半年,公司经营业绩增幅较大,主要系主投影片《长津湖之水门桥》于2022年春节档上映,并取得超过40亿元票房。

影院业务作为博纳影业主营业务,其收入主要包括电影放映收入、影院卖品收入、广告及其他收入。

2019年至2021年,博纳影业的影院业务收入分别为11.57亿元、4.05亿元、8.58亿元;其中,影院票房收入分别为9.57亿元、3.15亿元及7.51亿元。

博纳影业称,影院业务收入在2020年断崖式下滑,主要受新冠疫情影响。

“公司境内自营影院[白]自2020年1月2[文]4日起停业直至7月[章]20日恢复营业,因[来]此2020年公司影[自]院业务收入下滑较多[刀]。2021年,公司[笔]影院业务收入实现恢[吏]复性增长。”

截至2021年12月末,博纳影业拥有影院101家,银幕841块,覆盖北京、上海、杭州、宁波、重庆等城市。



作者:搜狐财经
链接:https://xueqiu.com/8647410512/228437782
来源:雪球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风险提示:本文所提到的观点仅代表个人的意见,所涉及标的不作推荐,据此买卖,风险自负。

8月18日,博纳影业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发行价5.03元/股,IPO前总市值为69亿元;上市首日,博纳影业总市值飙升至99.52亿元。

博纳影业此次向公众公开发行的股份数不超2.75亿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为20.00%;募集资金总额13.83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募集资金将全部投资于“博纳电影项目”和“博纳电影院项目”。

上市当天,除于冬、[小]金巧巧携子女登台敲[白]钟外,到场助阵的明[文]星还包括章子怡、李[章]冰冰、徐克、陈宝国[来]等人。

上市前两天,网络上[自]出现传言,某知名女[刀]星与富豪企业家有染[笔],于冬、江疏影成为[吏]传闻影射对象。事件[小]发酵后,于冬老婆、[白]女星金巧巧曾火速发[文]文辟谣;而江疏影也[章]在沉默几天后回应称[来],“可以被议论,但[自]不能被诬陷。”

上市首日,于冬身家超27亿元;而博纳影业背后的一众明星股东却浮亏近半。

上市首日,

黄晓明、章子怡分别浮亏2512万、1507万

据悉,纳影业成立于[刀]2003年,作为国[笔]内首家从事电影发行[吏]业务的民营企业,其[小]业务涵盖电影投资、[白]发行、院线管理、影[文]院等业务。

本次发行前,实控人于冬直接持有博纳影业约2.82亿股股份,占公司股份的25.66%;且通过其控制的西藏祥川、影视基地分别间接控制公司2.34%、0.09%的股份,合计控制博纳影业28.09%的股份。

企查查显示,西藏祥[章]川与影视基地均系于[来]冬控制的主体。

其中,西藏祥川投资[自]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刀]合伙)(简称“西藏[笔]祥川”),经营范围[吏]为创业投资;于冬作[小]为实控人、以及唯一[白]有限合伙人,持有西[文]藏祥川99.93%[章]股权。

北京博纳影视基地投[来]资管理有限公司(简[自]称“影视基地”),[刀]成立于2014年,[笔]经营范围包含投资管[吏]理、影视策划等;于[小]冬为影视基地唯一股[白]东,持有影视基地1[文]00%股权。

除于冬及其控制的西藏祥川、影视基地外,博纳影业目前其他股份均分散地由其他38名股东持有。

其中信石元影、金石[章]智娱、中信证投、青[来]岛金石为同一控制下[自]的关联方,发行前合[刀]计持有13.28%[笔]的股份;西藏和合与[吏]天津桥斌为同一控制[小]下的关联方,合计持[白]有公司本次发行前9[文].57%的股份。

此外,浙江东阳阿里巴巴影业有限公司持股7.72%,万达电影股份有限公司持股为1.88%,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持股为0.94%。

作为影视公司,博纳影业上市的背后,同样出现一众明星身影。

招股书显示,博纳影业坐拥张涵予、黄晓明、章子怡、韩寒等明星股东。

明星股东中,张涵予[章]、黄晓明持股最多,[来]各认购343.63[自]万股,持股0.31[刀]%。

此外,章子怡认购2[笔]06.18万股,持[吏]股0.19%;陈宝[小]国认购 137.45万股,[白]持股0.13%;黄[文]建新、韩寒各认购6[章]8.73万股,持股[来]0.06%;毛俊杰[自]持股0.03%。

截至发稿,博纳影业股价报7.24元/股,涨幅43.94%,成交额约3502.19万元,总市值达99.52亿元。

若按照28.09%[刀]的持股比例来算,上[笔]市当天,于冬身家飙[吏]升至27.96亿元[小]

则上市当天,张涵予[白]、黄晓明持股市值分[文]别3085万元;章[章]子怡、陈宝国分别为[来]1890万元和12[自]94万元;黄建新、[刀]韩寒持股市值各自为[笔]587万元,毛俊杰[吏]为298万元。

但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3月博纳影业增发股份时,增资系按照上轮增资结束150亿元的估值基础进行,增资的价格均为14.55元/股,对应2017年市盈率约为80.83倍。

也就是说,张涵予、黄晓明等明星股东是以14.55元/股的均价认购了博纳影业的股份。

以股东黄晓明为例,黄晓明在2017年以14.55元/股的均价认购博纳影业343.63万股,即以5000万元的价格持有博纳影业0.31%股权;

博纳影业股价发行后升至29元,则黄晓明表面盈利100%;

博纳影业上市首日股价为7.24元/股,不足当年增资均价的一半。若黄晓明当日套现2488万元,相较2017年认购时,亏损2512万元;章子怡则亏损1507万元。

早在2010年,博[小]纳影视就登陆美国纳[白]斯达克。

但因在美上市后股价长期低迷,博纳影业于2016年私有化退市,此后开始寻求A股上市。

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博纳影业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1.16亿元、16.10亿元和31.24亿元;同期,其归母净利润3.15亿元、1.91亿元、3.63亿元。

博纳影业预计,2022年1-9月,其营业收入将实现21.54亿元至22.79亿元,同比上升56.41%至65.51%;净利润约1.47亿元至2.37亿元,同比上升100.06%至223.00%。

博纳影业称,2022年上半年,公司经营业绩增幅较大,主要系主投影片《长津湖之水门桥》于2022年春节档上映,并取得超过40亿元票房。

影院业务作为博纳影业主营业务,其收入主要包括电影放映收入、影院卖品收入、广告及其他收入。

2019年至2021年,博纳影业的影院业务收入分别为11.57亿元、4.05亿元、8.58亿元;其中,影院票房收入分别为9.57亿元、3.15亿元及7.51亿元。

博纳影业称,影院业务收入在2020年断崖式下滑,主要受新冠疫情影响。

“公司境内自营影院[文]自2020年1月2[章]4日起停业直至7月[来]20日恢复营业,因[自]此2020年公司影[刀]院业务收入下滑较多[笔]。2021年,公司[吏]影院业务收入实现恢[小]复性增长。”

截至2021年12月末,博纳影业拥有影院101家,银幕841块,覆盖北京、上海、杭州、宁波、重庆等城市。



作者:搜狐财经
链接:https://xueqiu.com/8647410512/228437782
来源:雪球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风险提示:本文所提到的观点仅代表个人的意见,所涉及标的不作推荐,据此买卖,风险自负。
减肥的意外收获——天大的惊喜 劳荣枝二审第一句话:我48岁,从未整容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游客 回复需填写必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