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政治乌克兰生物实验室将新冠溯源指向美国

乌克兰生物实验室将新冠溯源指向美国

读者投稿 03-13 00:10 387次浏览 0条评论

俄罗斯军队攻入乌克兰,意外发现了有关新冠病毒(SARS-CoV-2)起源的一些蛛丝马迹。

2022年3月10日,俄罗斯国防部公布了关于美国及其北约盟友在乌克兰实施军事和生物计划的材料。其中,美国在乌克兰的P-781项目考虑将蝙蝠作为潜在生物武器制剂的载体,并研究了能从蝙蝠传播给人类的细菌和病毒病原体,如鼠疫、钩端螺旋体病、布鲁氏菌病和丝虫病毒。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研究美国机构的文件更发现,美国国防部的一家承包商在新冠疫情暴发前不久在中国研究了蝙蝠的冠状病毒——直至2019年(含)。美国政府还分配了370万美元支付其在中国的研究。

很多观察认为,本来扑朔迷离的新冠溯源问题,由此揭开了一层面纱。当然对于很多早就认定新冠病毒源起中国的人来说,事情因此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了起来。


目前一般认为新型冠状病毒与蝙蝠冠状病毒同源。新冠病毒的首名公开确诊的病人出现于2019年中国湖北省武汉市,很多人据此认为中国是该病毒的始发地。一些西方媒体和个人甚至鼓吹这种病毒来自中国的生物实验室。在许多国家政界和媒体舆论压力下,世界卫生组织已经两次派遣团队前往中国调查。

但是基于美国在乌克兰生物实验室的研究文件,新冠病毒的源起却是指向了美国,并且不排除是美国的生化武器、来自美国生物实验室的可能性。

其实,对新冠病毒来自美国的指向早有端倪。在2019年下半年中国暴发新冠肺炎疫情稍早前的当年7月,美国多州暴发了所谓“电子烟肺炎”,医生描述的患者病症与新冠肺炎症状几乎没有差别。2019年8月,美国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突然关闭,事后解释称因水处理设施故障及标准作业流程偏差等安全相关因素。

但在2021年1月,一位自称是“逃离美国的印度裔美国人”的网友“Hill”发文《对不起,我们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中扮演了邪恶角色》,透露2015年他与上司Baric教授,也是德特里克堡实验室一个研究小组的负责人,根据在中国发现的一个基因片段合成了引发当前在全球大流行的新冠病毒;2019年5月,新冠病毒在实验室泄漏事故中流出,并开始与大流感一起在美国传播;2019年12月,一名已被感染的海员,偶然间将病毒密封在海鲜中非法运送到武汉海鲜市场,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就此被中国防疫部门发现。Hill这篇自述陈情中牵涉到的所有机构、人物和事件节点,几乎都与现实对得上号。


与2019年下半年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在中国初发时众口铄金指责中国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许多西方媒体对于俄罗斯新近曝光的美国驻乌克兰实验室的劲爆信息保持了沉默。一位拥有20多万关注者的网友在自己推特上(@ASBMilitary)爆料此事后立即被封号。美国白宫新闻秘书普萨基(Jen Psaki)3月9日更是发起反击,声称俄罗斯可能会在乌克兰使用化学或生物武器,或者制造使用这些武器的“假旗”行动(即嫁祸或栽赃行动)。她还在推特上声称俄罗斯散布美国正在乌克兰开发化学武器是“虚假声明”。不过正如英国广播公司(BBC)在报道时所说,普萨基在指控俄罗斯时“没有提供任何证据”。

不知美国媒体和政界在新冠肺炎疫情源起问题上前后不同的反应,是否是因其国家利益影响到了自己的客观态度,可被视为对中俄认知战、信息战的一部分。

令人颇感意外的是,在美国驻乌克兰生物实验室重磅信息曝光后,世界卫生组织很快表态称建议乌克兰销毁其国内社会医疗类实验室储存的所有高危性质的病原体。


按理来说,美国在乌克兰的生物研究是新冠病毒溯源工作的一条重要线索,而世卫组织也在这一问题上接连多次要求调查中国,应该重视这条线索并启动调查,以利于全球抗疫工作。但是在新冠溯源明显指向美国之后,却立即要求销毁病毒,令外界怀疑该组织的新冠溯源努力是否受到美国的指向和驱动。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3月8日在记者会上被问及此事时称,美国在乌克兰的生物军事活动只是冰山一角。根据美方自己公布的数据,美国在乌克兰有26个生物实验室,美国国防部拥有绝对控制权。美国国防部在全球30个国家控制了336个生物实验室。美国在其境内的德特里克堡基地也开展了大量生物军事活动。

不论如何,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已近3年,致使数以万计平民死亡,而美国已被证明管理不善的诸多生物实验室存在随时泄漏致命病毒的风险,应当加强管控,排除用作生化武器的目的。这已不是美国一个国家的责任,全球公众都有权利向美国提出这种要求。


李克强“告别秀”:回顾十年实而不华 俄乌危机与能源变局:全球大重置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游客 回复需填写必要信息